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江西新时时分位走势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思享  >  正文
熱詞●快評 | 一周
2019-11-02 13:53:20


本周熱詞?快評的三個熱詞,都與孩子有關。

  關于孩子的那些事兒,始終觸動著成人世界的敏感神經。

  不論是校園欺凌,還是13歲少年殺人、教育減負,聚焦孩子的每一個話題和事件,都將匯聚成一個思考支點:

在孩子成長的路上,我們作為引路人、守護人,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少年的你


來源:網絡

背景▼

  影片《少年的你》熱映,把校園霸凌這個話題再次推向公眾面前。在影片中,女主陳念的好友胡小蝶因為被霸凌而自殺,陳念則被侮辱毆打,壓抑而沉重的氣氛,讓人全程揪心。

  遺憾的是,類似情節不僅存在于影視作品中,現實生活中校園霸凌的嚴重程度,絲毫不“遜色”于影片的描述。

  媒體曝出的每一起校園霸凌事件,都讓人痛心。惡毒辱罵、暴力毆打甚至重傷死亡以霸凌之名,如陰云般籠罩在校園上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校園暴力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校園暴力案件中,高達11.59%的案件導致受害人死亡。

  怎樣才能遏制這些校園惡行?

快評▼

    校園霸凌的產生,是多方位責任共同缺失的結果。從這部影片中,我們能看到,之所以陳念、胡小蝶會被霸凌,乃是共力所致。影片之中陳念那句:“你們所有人,都是兇手”,并非空穴來風。這其中有學生的沉默、家庭的失護與失教、教育體制的冷漠和司法的無力。

  每個從校園中成長起來的人,或許不像影片中的人物一樣,遭受過如此殘暴的欺辱,但也或多或少遭受過或大或小“欺負”。

  當我們遭受欺凌時,解決的方案無外乎,同學之間調解、忍讓、報復,出動家長、上報學校處理甚至嚴重者訴諸司法。

  而在這些所有的可能路徑與發生環節中,學校無疑是最重要的一環,也是保護學生最重要的一層保障。

  因此,針對校園霸凌現象,學校首先要加強防護意識。在校園之中,設立相關的機制、機構進行防治,對學生、老師遇到此類現象,如何應對、如何處理,應當加以宣傳和教育。

  此外,增加專業人員進行防護并有針對性的對學生進行心理輔導,及時發現進而調解處理糾紛,也是必要之舉。目前,在心理疏導層面,在中學校園之中,這一環節尤為缺失。

  校園霸凌現象終歸只是一個殼。

    這個殼之下,是校園與社會系統運行的漏洞,是社會群生不同遭際的匯流,是當事者不同的內心世界與吶喊,是人性的陰暗,是校園與社會共同的傷痛。

    這個殼之下,更多的是受害者們的痛苦隱忍與掙扎。

  在此意義上,《少年的你》也已經突破了青春片的格局,多了更多普遍意義上的人性追問。

這部電影,像是導演丟到社會上的一顆雷,讓我們必須正視、重視校園霸凌現象。唯有如此,才能“盡人事”地加以防治,讓更多的校園不成為學生們的“失樂園”。 

(新京報)


  一位有過被欺凌遭遇的觀眾在電影討論組下的留言或許能讓我們看到答案:“爸媽根本不放在心上,覺得孩子的事應該自己解決。父母與未成年子女間缺乏溝通,父母不愿俯下身去,設身處地地以未成年人的視角考慮子女的問題,是家庭親子關系中的一個常見陷阱。

  未成年人的世界有他們自己的運行邏輯,某些在成人眼中幼稚不值一提的行為,對未成年人來說卻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權可以說是天生的,但這種權利絕不是可以一勞永逸的長期飯票。如果父母長期漠視子女,不能走入子女內心,很可能使自己失去對子女的教育權。當父母抱怨子女不聽話,事事對著干,或者在同學面前有說有笑,一回家就變成心事簍子的時候,應該先反思自身是否用平和的心態對待孩子,是否把孩子當朋友。

  這一邏輯同樣適用于教師和學生。《少年的你》中,故事發生在高考前夕,片中教師戲份不多,而且每次出場基本都是烘托高考氣氛,讓學生努力學拼命學,學生與教師幾乎沒有學習以外的交流。影片有藝術夸張,但也足以引發人們警醒。防治校園欺凌中,教師責任重大。今年秋季開學前夕,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預警,特意強調教師要加強師生聯系,及時掌握學生思想情緒和同學關系狀況,對發現的欺凌和暴力事件線索及苗頭要認真核實、準確研判。如果學生和教師之間聯系脆弱,除了學習考試沒有別的交流,教師又該如何承擔起在防治欺凌中的責任?

  面對逆境,成年人是未成年人最大的依靠。防治校園欺凌要先打破少年與你的隔閡,如果任由這樣的隔閡存在,便意味著成人無法第一時間了解到校園欺凌的發生,不能在欺凌還處于萌芽階段就及時介入,由此可能造成小事變大事的嚴重后果。成年人要保護未成年人的安全,更要給予未成年人一種安全感,這一點每位教育工作者都要認真思考,積極應對。 

(光明日報)


刑事責任年齡


來源:網絡

背景▼

  大連13歲男孩殺人案引起了社會對刑事責任年齡問題的強烈關注。很多人,包括專家學者,都主張和呼吁降低刑責年齡,現行刑法的規定被公眾普遍認為不合理。

  但這些降低刑責年齡的主張大多是基于片面認知的。罪惡得不到刑罰報應的現實,確實讓人難以理解,公眾對刑責年齡的質疑,是件很正常的事情,這也說明法律精神的普及仍然任重道遠。


快評▼

  在13歲男孩殺人案的反思和應對上,單純看到年齡問題,認為補上這個柵欄窟窿,讓刑法發揮懲戒和警示教育作用,就可以大幅減少青少年惡性犯罪現象,恐怕是相當片面的。

  因為13歲孩子殺人,就把刑責年齡降到12歲。12歲的孩子殺人,再降到10歲。低于10歲孩子殺人的案件新聞上同樣找得到。按照這個邏輯得出的刑法,是沒有底線的。

犯罪有其客觀規律,降低刑責年齡對打擊惡性犯罪沒有想象中那種作用。

  刑法每天在各種常見不常見的案件里發揮著懲戒和警示作用,但是犯罪仍然在發生,無論是丟自行車、街頭詐騙,還是家庭暴力。不同城市和社區的典型犯罪,仍然屢見不鮮。某些極端案件,隔一段時間就會重現。這些都說明犯罪有其自身規律。刑罰全然有效就不會有犯罪發生,刑罰全然無效社會早就因犯罪而解體。應當看到,刑法并不萬能。

刑責年齡既包含了對理性能力不足的未成年人的慈悲和關懷,也是社會對于傷天害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本身應該承擔責任的體現。

  這是法律的悲憫,同時也是法律的理性。

  刑責年齡不意味著完全的寬容,不意味著不實現公正。刑罰之外,社會針對未成年人犯罪的懲戒和教育措施應當跟進,如果沒有這些措施,應當去追問和設置。如果處理得當,這些懲戒和教育措施,一樣可以成為法律公正的體現。

    用刑罰一罰了之,用監獄隔離了事,是相對容易的,也是懶惰的做法。而且很大程度上,只是為了強化未成年犯們“罪犯”的標簽,滿足看客心里的正義感。

  眾所周知,接受刑罰成為有案底的人,在未來人生中將面對的困難有多大。而降低刑責年齡,意味著更多人在未成年時就有案底,那意味著無法融入主流社會的人數將會增加,這不是有利于社會的現象。

    而這個結果,也是要由社會來共同承擔的。

(騰訊今日話題)



減負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背景▼

    最近,江蘇南京部分學校推進了實施素質教育的相關措施。沒想到,這番大刀闊斧的改革,遭致當地家長的不樂意。一篇《南京家長已瘋》的網文,把家長的情緒推到高潮。在文中,作者列舉南京相關學校“不許補課”“不許公布分數”“不許按成績分班”的做法,認為減負會把孩子變成“活潑靈動、熱愛生活、輕松愉悅、心智健康的學渣”。

    另一則新聞發生在隔壁的浙江省。10月28日,浙江省教育廳發布《浙江省中小學生減負工作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其中,擬規定小學生晚9點、初中生晚10點可經家長確認拒絕完成剩余作業,引起公眾關注。

  家長是學生天然的利益共同體。誰都無法否認,減負的最大受益者是受教育者。那么,教育部門實打實的減負措施,為何遭到了家長的強力反彈?家長們為減負倍感焦慮,究竟又有多少欲言又止的潛臺詞?

  快評▼

    不知道從何時起,中國的家校關系、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邊界,便陷入了模糊與混沌的狀態。一方面,家長越來越頻繁地介入到子女的課業之中,幫孩子完成作業成為家長的日常;另一方面,各種校園問題的產生,似乎又是家庭教育缺失的結果,一些家長總是一廂情愿地期待學校替代自己管教子女。

  家庭教育該不該加強?答案是毋庸置疑的。這一代城市家長自身受教育背景扎實,知識結構完善,有能力對子女實施高水平的家庭教育。但是,對家庭教育的理解,卻因為缺乏共識而見仁見智。

  現實中,家庭教育淪為了學校教育的附庸。家庭雖然是區別于學校的實體空間,卻在無形之中成了課堂學習延長的時間。學生把大量無法在學校里完成的作業帶回家,家長不僅負責監督,還要盡己所能指導孩子完成習題。家庭生活只是學校生活的復制,親子之間本應該享受的家庭時間被無限度地壓縮,促進下一代形成健全人格與品質的家庭教育卻長期缺席。

  教師的教育權是具有專業性質的權力,學校教育有其不可替代性,而試圖把專業權力交給家長執行的想法,恐怕是危險的越界。長此以往,家長要么質疑教師的能力與資格,要么面對“任務”無所適從,種種家校沖突也隨之激化。

    減負由誰來減,怎樣的減負才符合孩子成長的真實需求,進而實現各方“多贏”,是減負取得共識的前提基礎。如果課業負擔的施加者,從學校的“右手”轉移到家長的“左手”,只會讓受教育者不堪其重。

  中國學生習慣于學校和家庭的“兩點一線”。而減負的真正指向,不在于學校與家庭的此消彼長,而要探索在學校學習和居家休息之外,讓學生成長的“第三種時間”。

  國民教育的面貌是社會發展水平的折射。當初深受應試教育困擾的學生,如今成為焦慮而冒進的家長,似乎又站到了應試教育的戰壕,荒誕的背后是對下一代成長和發展的密切注視。減負20年來,人們至少可以得到這樣的經驗:要從根子上消除教育焦慮,減免課業負擔,不是教育者、家長、受教育者的任何一方能夠畢其功于一役的,或許只有時間才能檢驗減負的成色。

(中國青年報)



    

    

來源:讀嘉新聞 編輯:向輝 責任編輯:張春榮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