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江西新时时分位走势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夢里水鄉話螃蟹 | 楊國強
2019-11-01 07:00:00


金秋稻黃時,螃蟹便又轟轟烈烈地上市了。


據說,今年螃蟹行情市。原以為驚喜要來,螃蟹終于可以吃出豬肉價了,誰知道一出手,豬肉雖然漲得有點瘋,到底還是螃蟹金貴,像樣點的螃蟹,還是要大幾十元一斤。至于掛了名頭,也不曉得是真是假的陽澄湖大閘蟹,起底也要上百。


看樣子,雖然如今生活條件好了,但要吃蟹吃出青菜蘿卜的感覺來,還是有點說笑了。



不過,話說回來,在我小時候,地處江南水鄉的嘉興,這螃蟹倒還真不是什么稀罕物。基本上,有水的地方就有螃蟹,感覺好像就是大一點的蟲子,太多見,也太普通了。我父輩上的人在臺面上說起吃蟹的舊事,螃蟹多得似乎更是隨便撿撿就是,沒事就去捉一面盆來。晚上給大集體看西瓜田的時候,煮熟了,看時慢慢地啃,有種吃蟹就像吃零食的感覺,真是要羨煞現在人。


在那時,盡管平時鄰里之間時常會青菜蘿卜地互送點有無,也算是一種人情往來,但螃蟹就是多得吃不光、剁碎了喂雞鴨,也很少見有送人的。家里有客人來,那也是不上臺面的東西。


這也許是那時候的人肚皮里實在沒有什么油水,所以才會視能吃得飽又有油水的為上品,吃蟹還不如弄碗韭菜炒蛋來得體面。那時,多數人認為,螃蟹骨頭骨,除了吃得嘴皮觸痛,兩手腥氣外,也實在沒有花頭。遠沒有文人墨客寫出來的那般吃得精致、儒雅,“醋蒜鉗碟皆具備,橙櫝探金沙”更是無從談起。


倒是本地常有句閑話叫“嘸啥吃出來,只好捉兩只蟹吃”。這絕非是句擺身價的話。“吃蟹,吃肉”,才是那時候的觀念。


雖然那時對吃螃蟹興趣不高,但像我們這些十幾歲上下的小孩子,卻都十分熱衷于捉螃蟹。


每年夏秋時節,是螃蟹活動最為頻繁的時候。在田間壟溝或水已排干的稻田里,就會有密密麻麻螃蟹出沒的足印。只要順著這些痕跡尋找,往往就能找到螃蟹躲藏的洞穴。運氣好的時候,還會把正在洞口附近逍遙自在的螃蟹逮個正著。


不過,大多數時候是沒有這樣好運氣的。螃蟹賊精,稍有動靜,跑得比兔子還快,迅速竄回洞里藏了起來。只有那些正在脫殼或剛脫好殼的軟腳蟹,才比較容易被抓個現行。


出現在稻田里的蟹穴,多半因為較淺泥土濕軟,用手就可以直接開,直搗黃龍。而這樣做,有時候就會毀了稻子,壞了隔水走路的田塍。不小心被農民伯伯撞見了,人家就會氣得扯著脖子,唬得我們抓了螃蟹跑得飛快。



要抓壟溝里的螃蟹,就困難多了。因為這種地方的蟹洞,不像田里的會隨著稻子反復收與種而毀滅殆盡,而是經過一代又一代螃蟹的長期經營,使多數洞穴得很深,有的還洞連洞,十分復雜。況且,壟溝邊還會有不少是蛇洞或鼠洞,不懂行伸手就瞎掏,鬧不好掏出來的東西把自己嚇個半死。


好在鄉下的孩子還都是有些經驗的,只掏那些洞口濕潤且又有新鮮足印的洞。這種洞內深處多半有水,鼠之類是不會棲身在這樣的地方,它們更多是藏身于干燥的洞穴里。因此,不掏干洞,是我們那個時候最起碼的認知。


在壟溝里抓螃蟹,像稻田里那樣直接窩的辦法,多半行不通。我們會用韌性好的老一桿一米多長手指寬的片,在一頭綁上用硬鐵絲折成的鉤。可以用它慢慢探入螃蟹洞里,輕輕把螃蟹掏出來。有時只要稍稍觸碰一下,螃蟹就自己慌里慌張跑出來自投羅網了。


除此之外,對付壟溝里這種躲進洞的螃蟹,還有一種十分管用又省事的招數。只要隨便抓幾把雜草,把螃蟹出入的所有洞口都牢牢堵死,個把小時再把它拔出來,就會發現雜草上往往會掛著一只被得半死不活的螃蟹,還用它那死死地夾住雜草。


這樣做的缺點,就是時間不好把握。弄不好,就真成了死蟹一只。


若論品質,要數河里的螃蟹最好。青殼白肚,又大又肥。但這種蟹躲藏更深,要就更不容易。況且也不安全,鬧不好就一腳滑進河里去了。只有在夏日游泳時,才會順手去掏掏這樣的蟹,多半也是以玩的心態,憑運氣,平時很少有人去


到后來,城里人愿意花錢買這螃蟹來吃的時候,也就有人專業去來賣。河蟹因為賣相好,的人也就多了。我有一個表兄弟就干這行。后來,隨著螃蟹身價看漲,他還憑著這門手藝,掙了錢,娶了媳婦。


現如今,由于農耕環境的變化,螃蟹多為養殖,野生螃蟹已很少見,而且也早已成了上臺面的美味。


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像我女兒這代人,雖為水鄉人,但對于螃蟹的認知,多半也僅是說說餐桌上的法與口味了。不像我們這代人,只螃蟹說不定還能出一肚子的舊情懷來。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楊國強 圖片:嘉報資料圖 編輯:劉艷陽 責任編輯: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