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在線 -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江西新时时分位走势
您當前的位置 : 嘉興在線  >  人文  >  正文
【獨家采訪】話劇《莎士比亞在嘉興》在京演出反響熱烈
2019-10-31 20:24:01


姜原來在朗誦結束時和觀眾分享


2019年10月19日,話劇《莎士比亞在嘉興》在北京南鑼鼓巷蓬蒿劇場演出。這出劇的創作者是劇作家姜原來。其時,蓬蒿劇場正在主辦第十屆“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


姜原來是上海人,上世紀八十年代末開始進入民間文化領域工作,多年主持著名的上海“馬槽文化沙龍”。


姜原來的微信ID是“打地鋪的劇作家”。他九十年代末開始戲劇創作,對“打地鋪”他做了這樣文縐縐的解釋:既是長期的生活事實,也是對自己生活創作——生命長期的“瓦爾登湖”式自覺安排。


《莎士比亞在嘉興》本是出六幕現代話劇,在最終入圍的二十九部劇作中,它以排名第十六入圍了“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演出劇目。同時入圍的還有劇作家的另外一部作品《貝多芬在中國》。


話劇《莎士比亞在嘉興》海報


華語世界前輩作家張曉風從臺灣趕到北京觀摩


朗誦會現場


姜原來介紹,《莎士比亞在嘉興》由于導演生病,來不及重新組隊排演,當晚是由北京一組各界中青年知識分子組成團隊公益朗誦演出,帶領朗誦活動的是北師大的青年教師,姜原來還擔任了配樂。他的朋友、華語世界知名作家張曉風專程從臺灣來北京觀摩演出。


首演當日,這出劇的劇本書也出版上市。


演出的蓬蒿劇場與中央戲劇學院一墻之隔,是一個民間藝術劇場,卻享譽戲劇界。當晚,在北京的一大批藝術學者前往觀摩。姜原來告訴我們,各界的觀劇感動仍然在絡繹不斷出現,一些學者對劇本的研究也已經開始。


早在今年八月,《朱生豪在上海》一書在上海書展舉辦首發式時,作為活動嘉賓的姜原來就在現場說:莎士比亞作品在全世界流傳史中最悲壯的一幕就發生在上個世紀前葉的中國江南古城嘉興。他說,他近二十年從講課講座關于朱生豪的話題到這個劇本再到這次北京朗誦演出和活動,始終只有一個主題:朱生豪是中華的文化英雄,是嘉興英雄。


《莎士比亞在嘉興》的故事背景就在本世紀初的嘉興。一個神秘老人來到了這里的朱生豪故宅荒園。與此同時,在緊鄰嘉興的上海,女研究生宋秀萍在焦慮彷徨中聽說了朱生豪宋清如的歷史故事,深為感動,也趕到嘉興住進了朱生豪故宅荒園,想在這里“好好看一看、聽一聽、想一想”。于是,一老一少在此陌路相逢……


荒園里并不平靜,宋秀萍的師兄、男朋友紛至沓來,圍繞這片荒園和莎士比亞劇作、圍繞朱生豪和宋清如的故事展開了激烈爭執……


荒園要拆除重建了,神秘老人、宋秀萍和一批從各地聞訊而來的朋友們聚在這里度過了荒園的最后一夜。


姜原來還特意提到,朱生豪之子朱尚剛、原秀州書局的范笑我,還有好幾位“嘉興人”都成了這部大型話劇中的人物。


姜原來在他主持的馬槽沙龍講座中,時常表達這樣的觀點——“近現代中國文化史上出現了一大批優秀翻譯家,其中最杰出的有四位:魯迅(他的譯作今天已少有人讀,但他的翻譯思想影響甚巨)、傅雷(他譯法國文學經典已成為西作中譯的典范)、穆旦(他的一系列重要英語詩歌的精彩翻譯)和朱生豪。”


與朱生豪同時期及其后,中國有多人“譯莎”(包括梁實秋),但無論學者還是普通讀者,人們更鐘情于朱生豪的譯本。中國銀幕上、舞臺上的莎劇,也大多用“朱譯本”。

姜原來說,原因很簡單:莎劇是詩劇,而好詩難譯,幾乎到了“不可譯”的地步,朱生豪本是一位優秀詩人,具有中西詩學的精湛修養,才創造了“精氣神”兼備的莎劇中譯奇跡。


而和他一起承擔了這份使命的,是他的夫人,出生于江南常熟的大家閨秀、同是詩人的宋清如,他們都畢業于當年的之江大學。朱生豪1945年冬去世后,宋清如繼續其未完成的譯作,1997年去世。


“在這如萬花筒般急劇變動的當代生活中,我們必須努力去發現、珍惜那些美好的存在——尤其在她們常常被埋沒的時候……”


一個上海的劇作家為什么要創作這出劇,他和嘉興,和朱生豪又有什么緣分?我們采訪了這位劇作家。


姜原來在朱生豪老宅向青年戲劇工作者們介紹《莎士比亞在嘉興》。


“作為朱生豪的敬仰者后來者,二十年我已經竭盡所能”


問:什么樣的機緣下,您去創造了《莎士比亞在嘉興》這部劇?


答:我很早就被莎士比亞的戲劇吸引。讀的是中文版,讀著讀著,某天想起了——天下人間竟有如此作品,莎翁了不起,可這翻譯家也了不起啊——我讀的是朱生豪翻譯版本。于是,愛屋及烏,關注起朱生豪來了。搜羅到二種他的傳記,讀畢感動不已。

今天,我們的物質生活質量發生了巨大變化。可是,我們的文化——精神生活質量卻變得異常復雜,有巨大的豐富、提升,也有巨大的失落、殘缺。今天,還可能出現朱生豪、宋清如那樣的決絕奉獻、理想愛情嗎?這是我這幾年一直在考察探究、捫心自問的。因此,2004年,我以朱生豪故居為故事場景,完成了六幕大型話劇《莎士比亞在嘉興》,并在當年末由老朋友周影執導首演了此劇選場。


問:在創造和演出這出劇的過程中,有沒有有意思的人和故事可以和我們分享?


答:從上海到嘉興,一個小時火車的路程,可直到2001年夏天前,仍未如愿以償。那個夏天,我創作的大型話劇《貝多芬在中國》在上海交響團演出了。終于可以喘一口氣了,趕忙帶著讀初中的女兒直奔嘉興。


湖心島煙雨樓上,正好有嘉興人文小展,從那兒記下來朱生豪故居的門牌號,便冒雨一路找去,在城南一片粉墻青瓦的民宅群中找到所在。(故居)四處看去,雖然一副老舊不堪的樣子,可角角落落都收拾得干干凈凈的。墻角邊窗臺下,這一塊那一行的,各式各樣的花草長得正歡。故居二樓,即朱生豪當年翻譯莎士比亞的書房。這片園子,也是晚年的宋清如常常默默獨處沉吟的地方。就應該是在這里的某個樹影婆娑的月夜吧,她寫下了《鵝》《招魂》等詩篇。詩作如此動人心魄,以至我和朋友們每談及此都為之動容,不敢輕易展讀。


那次嘉興之行,我和女兒還在嘉興“發現”了隱沒在小巷深處的一片建筑精美的教堂廢墟,還有其他幾處鮮為人知沒有游客的人文遺跡。這些荒蕪美麗的地方深深感動了我們。


朱生豪故居原貌


《莎士比亞在嘉興》第四幕發生地,嘉興天主堂


問:我看到很多年輕的戲劇工作者和愛好者在參與這部戲的演出和傳播,他們到過嘉興,到過朱生豪故居不?


答:那幾年,我自告奮勇地帶了上海、香港、澳門等地的十幾批大學師生、各界朋友數百人訪問朱生豪故居、訪問朱先生兒子(他早和我成為了好朋友),訪問嘉興,尋荒探史,許許多多朋友迄今都說永遠難忘,嘉興古教堂廢墟和朱生豪故居荒園是朋友們最為之動容的地方。我們在荒園舉辦莎士比亞和朱生豪宋清如詩歌朗誦會、在廢墟祈禱圣詠、圍坐在那蒼穹裸露的圣殿里和徐神父王修女一次次交談……朱生豪的故事影響感動無數人。


問:這一次在北京演出,現場反應如何?我看到張曉風老師也來了。


答:朗誦組和觀眾都深深感動。張曉風是我老朋友,她聽了這個劇本也很感動。建議嘉興政府邀請張曉風訪問嘉興,她一定樂意。


問:《莎士比亞在嘉興》有沒有可能來嘉興演出?烏鎮戲劇節這幾日正在進行,有沒有去帶這部劇去參加戲劇節的想法?

答:因為其他創作忙碌,來不及報名這屆烏鎮戲劇節,這是非常可惜的,明年我們肯定報名,因為烏鎮就屬嘉興。


問:關于這出劇,向我們的嘉興讀者能說幾句吧,比如來推介這部劇。


答:想和嘉興朋友們說明的是:這可不是嘉興旅游事業宣傳劇,不要指望皆大歡喜的流行劇效果,這是真正的嚴肅藝術戲劇。這種作品是對朱生豪永遠的紀念,會讓人真正深深熱愛嘉興。希望嘉興本地朋友們能夠發表,演出。


作為朱生豪的敬仰者和后來者,二十年,我完全義工,已經竭盡所能,可以無愧朱生豪無愧嘉興了。希望嘉興人也在真正藝術意義上無愧朱生豪、無愧嘉興。



來源:讀嘉新聞 作者:許顏 供圖:姜原來 編輯:許金艷 責任編輯:沈秀紅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

在這里,讀懂嘉興

相關閱讀
分享到: